【七班里世界】(04)作者:魔法少星_哥哥干 哥哥射 哥哥色 哥哥撸 哥哥操 色哥哥 色七七亚洲av 男人天堂

【七班里世界】(04)作者:魔法少星
栏目分类:武侠古典   发布日期:2017-06-24   浏览次数:加载中

字数:5945


第四章

我和从铃语又开始在森林收集妖精的羽毛了。走在森林里,不知怎的,我腿 软,而且,下体还隐隐作痛,这是怎么了?根据我的经验,一定是我被上了。难 道在森林里过夜就会这样?我跟着从铃语走,走几步就觉得好累,不,应该是说 我睡起来就很累,像做了一夜的运动。我猜,难不成是从铃语干的?可是她是女 的啊,而且,她那么正经。看着从铃语的背影,我充满了疑惑。「从铃语,我们 休息会儿吧,我好累啊。」我扶着旁边的一颗树,说道。从铃语停下后,对我说 :「明明休息了一晚上,你为什么会累?」「我也不太清楚啊。也许是我没睡好 吧?哦,一定是我作了噩梦的缘故。」我坐在地上,便开始了休息。见我不走了 ,从铃语也停下了,「你昨晚做了什么梦啊,有那么恐怖么?」「其实我也不太 记得了,就记得我被囚禁了,还有好多可怕的虫子。我最怕虫子了。」我说。「 你害怕虫子啊,那为什么要接这个委托?森林里有不少虫子啊。」「委托人的报 酬比较丰厚啦。我如果能完成她的委托,她会给我一张红桃优惠卷,用那个我就 能买起夏装了。」「红桃?是那个服装店么?」「嗯嗯,他家的衣服很奇特却很 好看,我特别喜欢。」「其实,我也很喜欢的……」……

从铃语看着梦理,心里已经笑哭了。从铃语昨晚画了一个转性魔法阵,让自 己有了一根大肉棒,然后,拿梦理干了个爽。由于是用魔法作出的阳具,从铃语 并不会感到疲劳,反而,新奇的快感让她根本停不下来,结果就做到了天亮。从 铃语当然知道,在梦理的身体里,甚至还残存着魔法做成的假精液,想到这里, 从铃语就觉得好淫乱。不过,让她很在意的是,在与梦理爱爱的时候,梦理一直 没有醒,那感觉就像是,像是灵魂被抽走了。

精灵使来了,说封印完好无缺。这个消息让妖精们长舒了一口气。「虽然气 息很像,但并不是那个人。而且这气息今天还变弱了。」妖精祭祀说。「但我们 还是小心为好。」「也好,我们不如将她俩邀请进来,弄清她们的目的。」「就 这么办吧。」

我和从铃语已经深入没落之森了,但收集到的羽毛还是不多。「要是再往里 走,就可能会碰到妖精了,妖精可是很凶残的。」我不安的说。「没事,我们继 续往里走,为了一件夏装,这点冒险是值得。」在我们又走了一会儿之后,突然 出现了两个妖精。我看到妖精后,吓得说不出话。「妖~妖精!妖精出现了!从 铃语!妖精出现!防御,对,我们快防御!」从铃语无奈的看了我一眼,就去与 那两个妖精交涉了。「我们应该还没有进去到你们的地盘吧,你们这是干什么? 」与我不同,从铃语很镇定的看着这俩个妖精。「人类的朋友,我们是妖精的使 节。我们是来迎接二位的。」其中一个妖精说。「迎接?我可不记得妖精是一个 好客的种族。而且,我们也没说要到妖精的领地去吧。」从铃语理直气壮的说。 我看着从铃语,瞬间觉得她好高大……我都被吓得不敢说话了,她还那么冷静。 「既然都到这里了,不去做客一下,就太可惜了。」其中一个妖精说。「这么说 ,你一定要让我们去了?」从铃语说。「不不,不是要让你们去,而是请你们去 。」「如果我们不去呢?」从铃语听到妖精的话,皱皱眉头,心想,这是要强让 我们去啊。从铃语看看一脸茫然的我,心想,难道和梦理有关?那样的话,是更 不能去了。「紫璃,不要把气氛弄得那么紧张。我们的任务是邀请,不是战斗。 」另一个一直不说话的妖精开口了。这时,我才仔细的看看这两个妖精。那个叫 紫璃的妖精,有着妖精标志的尖尖的耳朵,标志的面容,灰色的眼睛,灰色的头 发,一直披到腰间。妖精的个子很高,我才大概到紫璃的脖子处。妖精的前面穿 着是一种防具,仅仅护住了胸部,露出了光滑洁白的腹部,好不诱人。下面也是 ,只有一点防具,护住了私处。而妖精的背部,是鳞片。也许是因为妖精的要害 之处在背部吧。在妖精的背部,还有一对小翅膀,在必要的时候,会变成一对大 大的翅膀。

「我知道了。人类的朋友,我代表妖精一族,诚恳的希望你们来我们妖精之 地来做客。」紫璃说。「这样才像话嘛。人类的朋友你们好,我叫紫曦,她叫紫 璃,是妖精的使节。我们非常希望你们能到妖精之地来做客。」我看到妖精们并 没有恶意,便放心了。「那就去呗。人家邀请我们,我们为什么不去?」从铃语 看了我一眼,皱了皱眉。「那既然你想去,我们就去吧。」「太好了,我还从没 去过妖精之地呢!这次可以去看看啦!」我很高兴,没想到还能去妖精之地呢, 从前院长们强调说妖精们很可怕,但现在看上去,还是比较友好的嘛。「紫曦, 妖精之地有什么美食么?」我问。「有啊,我们准备了美食,等着你们呢。」紫 曦说。「太好了,真想一下子就到了啊。」我想像着妖精之地的美好,说道。
从铃语心想,梦理怎么这么笨。明显,这两个妖精已经暗暗准备了不小的防 御魔法和进攻魔法,刻意围着梦理,看样子已经是把她当人质了啊,而她却混然 不觉,还傻傻的和妖精聊天。去了妖精之地,谁知道人家设下了什么陷阱?我虽 然可以摆脱,但我不能把梦理一个人扔在这里呀。不过,看样子,这两个妖精完 全没把我放在眼里。安祖的灵魂伪装还真是有趣。确实,整个妖精一族,都没把 从铃语放在眼里。在妖精的眼里,从铃语不过是个再平凡不过的人类了。

跟着紫璃紫曦走了好长时间,我们才到达妖精之地。在这个地方,真的有好 多妖精呀。她们长得都很漂亮呢。走过妖精的树屋,又走过妖精的道路,我被妖 精奇异的建筑惊呆了。惊叹于妖精之地的美丽,我们在一个比较大的树屋前停下 了。「人类的朋友,我们到了。这里就是晚宴的地方。」「嗯,谢啦。从铃语, 我们走吧。」期待了好久的妖精的食物,我迫不及待的拉着从铃语走了进去。
进去以后,我看到了三个妖精和一个精灵。见到我进来,她们都楞了一下, 然后又赶忙说:「人类的朋友,欢迎你来到妖精之地。我们准备了丰盛的食物, 请您享用。」「呃……谢谢你们了,妖精原来是这么友善啊。」接着,我便开始 享受美食了。

从铃语看着毫无防范的我,实在无奈。梦理这个笨蛋,看不出这些食物或多 或少都带有醉人的效果么?还和妖精聊的那么开心,看不出来那是在套你话么? 真是。不过,这些食物确实挺好吃的。

精灵使看到梦理,震惊了。这完完全全就是阿伊的气息啊。虽然毫无恶意, 也很弱小,但毕竟是阿伊。精灵使心想,这不可能,精灵王的封印完好无损,阿 伊是不可能逃出来的。那眼前这个人……经过一番问话,妖精们和精灵松了口气 。看来,只是和阿伊有亲缘的人类罢了。看着已经喝醉的梦理,妖精们完全失去 了戒心。「这真是个有趣的人类。」

入夜之后,从铃语被带到了一个树屋,与梦理分开了。虽然从铃语一再要求 ,可妖精还是没把梦理还给从铃语。「嘛,算了,让她吃点苦头也好。今晚,该 怎么度过呢?」从铃语站在树屋里,心想。从铃语放出一点魔力,果然,立刻就 有妖精赶过来了。来的妖精是紫璃,见到没什么事后,就准备走了。从铃语看了 看她,笑了笑,就你吧。紫璃还没反应过来,一个强力的眩晕魔法便打了过来。 本来,这样的魔法波动一定会触发妖精的警报的,然而,此刻这个树屋里却静的 可怕。「你……空间……」紫璃话还没说完,就已经晕了过去。从铃语看着两个 美丽却毫无防备的妖精,淫淫的笑了。

从铃语画了一个法阵,在注入一点魔力以后,便用出了转性魔法阵。「嗯, 这次变个大的,反正是妖精,不用怜惜的。」从铃语脱下魔女服,下体竟然露出 了二十多公分长的肉棒。「哈哈,安祖这个灵魂伪装真好,扮猪吃老虎的感觉真 不错。紫璃。还敢和我对峙,看我现在不操哭你。」从铃语脱去了紫璃的防具。 看着紫璃的良好的身材,从铃语很是开心。从铃语将紫璃放在木床上,便亲上去 了。从铃语一边亲吻着,一边抚摸着紫璃的胸部。用舌头撬开紫璃的嘴,从铃语 把舌头慢慢伸进去,挑逗着紫璃。「嗯~嗯~」虽然紫璃还在昏迷中,但身体却 回应了从铃语的刺激,发出了一点呻吟。移开了嘴,从铃语说:「妖精的嘴巴原 来是这样的啊,软软的,甜甜的,像是草莓。」从铃语又吻了上去。渐渐的,紫 璃脸变红了,呻吟声越来越大。「嗯嗯~给我更多唾液~」。随着从铃语的刺激 ,紫璃的小穴也湿润了。从铃语不停的刺激紫璃的下体,慢慢的,小阴核便抬起 了头。「呵呵,看来妖精的身体也是如此淫荡啊。」前戏完成后,从铃语便拿出 了她的大肉棒。「呵呵,接下来,就是正戏啦。这么美好的时刻,你怎么还在昏 迷?看来刺激不够啊。」从铃语换了个姿势,坐在木床上,肉棒直直的挺立着。 架起了紫璃,对准了自己的大肉棒,让后就慢慢把紫璃往下放。「嘿嘿,紫璃, 你再不醒来,我可就要插进去了哦。马上就插进去了哦。」龟头已经插进去了, 由于紫璃的小穴已经很湿润了,虽然紫璃的小穴很紧,但在紫璃体重的作用下, 肉棒还是慢慢的撑开了紫璃的小穴。「进去了哦。」「啊~好痛。」终于,下体 的疼痛让紫璃醒了。「紫璃,你醒了啊。」「这是哪?好痛!你,你在干什么? 放开我啊。」「在操你啊,你看,我的大肉棒都插进去了。」「啊?!该死的人 类,你放开我!!」尽管紫璃在挣扎,可反而加快了肉棒插入紫璃的深度。「啊 ~~好痛!该死的人类,放开我!」「紫璃啊,可是不会放过你的。」从铃语的 左右手抓着紫璃的腰,狠狠的往下一拉,那么粗长的肉棒竟然全部插了进去。「 啊~~」「嗯~~」两人同时发出了呻吟。原本紫璃在从铃语的挑逗下,就已经 浑身发软了,在这肉棒的刺激下,更是浑身无力,直接趴在了从铃语身上了。「 呜呜~该死的人类~」「不哭不哭,紫璃不哭啊,我们这才要开始呢。」从铃语 等紫璃稍微适应了以后,便开始了抽插。「啊~啊~好痛,不要,不要~」尽管 紫璃想要逃离,但从铃语紧紧的架着紫璃,越干越起劲。「啊~妖精的身体也挺 爽的嘛!」从铃语说。渐渐的,紫璃已经不那么疼了,在每一次抽插中,还有些 许快感。「啊~啊~」尽管紫璃很抗拒,但她依然配合著从铃语,还发出了呻吟 。「呵呵,到头来,你还是诚实的配合著我这个人类操你啊。」从铃语笑到。「 不,不,我,我没有。」紫璃否认着。在她看来,被一个人类这样对待,是十分 耻辱的。「紫璃啊,不要再挣扎了,承认吧,你是喜欢这样的。」紫璃并不知道 ,从铃语早已使用了一个可以影响思想的魔法,在语言的暗示下,紫璃已经慢慢 沦陷了。「啊~要~要去了。」在从铃语的抽插下,紫璃尽管哭着喊着不愿意, 但还是达到了第一次高潮。

「啊~」紫璃在达到了高潮的那一瞬间,脑袋一以前空白,不仅这样,在那 一瞬间,她的心,也敞开了。「紫璃啊,夜,才刚刚开始呢。我们继续。」「… …嗯……」……

紫璃早已忘记了她高潮了多少次,只记得快感像海一样把她淹没,高潮的间 隔越来越短,高潮的时间越来越长,高潮的力度越来越大。渐渐的,她已经忘了 妖精人类,有的只是配合,和眼前这个人。

「终于晕过去了啊。」从铃语笑着说。她射了几次?啊,记不起来了,反正 ,自己的大肉棒就没有离开过紫璃的身体。看着紫璃的腹部那个明显的凸起,从 铃语笑了。「流出来可就不好了啊。」从铃语在紫璃的腹部上画了一个魔法阵, 然后控制着依然粗大的肉棒,把所有的精液都挤到了紫璃的子宫里。结果,紫璃 的小腹又变大了一点。魔法阵慢慢的消失在了紫璃的腹部,在魔法阵的作用下, 紫璃的子宫口牢牢锁住了里面的精液,在从铃语拿出了肉棒之后,竟然没有一滴 精液流出来。从铃语又在紫璃的阴蒂处画了一个魔法阵。语解除了魔法,从铃语 身上的肉棒也消失了。从铃语穿上了魔女服之后,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走出 了树屋,看着早晨的阳光,笑了笑。「今天,又是新的一天。」

我勉强的挣开了眼睛,眼前这是什么?我好像在一个巨大的子宫里,我的身 体就漂浮在里面的粘液里。有一根管子,连同着我的肚脐眼,啊,原来,我现在 是一个婴儿啊。我看到,有很多的虫子,顺着那个管子,进入到我的身体里了。 咦?我怎么没有害怕?我记得我最怕虫子了啊。嗯,我的大脑绝对被操控了,全 身都不受控制了啊。我是谁?记不起来了。我的身体变得透明了,啊,我看懂了 ,这些虫子在改造我的身体啊。咦?我怎么知道那些虫子在干什么?那些虫子, 融化了我的肾脏,组成然后组成了我的新肾脏。不,那已经不是肾脏了,是又一 个卵巢。啊,我现在有四个卵巢了。 啊,膀胱也变成子宫了啊。我感到有许多 奇怪的快感,是来自新生的器官吧。我好像知道我要干什么,我要送自己一个完 美的身体,能完美的享受高潮。我为什么要送自己这样的身体?为什么?好像那 是一场很艰苦的斗争,我赢了好多好多战利品呢。哦,这些淫虫就是我的战利品 呀,我是它们的核心,它们的母体。我是和谁发生的争斗?哦,想起来了,那个 战败的人,妄图同化伟大的阿伊,却被我同化了。哦,我原来是叫阿伊啊。那是 一场艰难的战斗啊,我的身体,一点点沦陷,最后,大脑都被它攻陷了。最后是 灵魂吧,我和它的灵魂打得很激烈,我的灵魂被打碎一点,就被它吸收了。它的 灵魂被打碎一点,然后被我吸收。最后是谁赢了?是我吧?我很厌恶这个身体, 那是由淫兽构成的身体。嗯,我很疼爱这个身体啊,这些淫兽,都是我的孩子啊 。我看着这个子宫外,还有很多的淫兽,将自己贡献出去,融合进子宫里,成为 一点能量,供我使用。啊,真是可爱的孩子们。有的淫兽在融合进子宫后,成为 了一个小小的虫子,游进我的大脑,融进了我的记忆。啊,我获得了一些奇特的 记忆,有一些奇特的魔法,和一些奇特的信息。我还能感觉到,所有的淫兽,虽 然很低级,却很团结,齐心协力的将自己贡献出去,我甚至都能感觉到那种喜悦 。我有了所有淫兽的信息,它们的组成,它们的在我身体里的位置。不同种类的 淫兽,大多都像基因一样,储存在我的身体里了。在我想让它们出现的时候,它 们才会在子宫里被我孕育出来。我的身体变得好敏感啊,当有虫子在我的肠子中 爬过,我都觉得好爽。有好多种小虫子在我的血液里游着,防护着我的身体。魔 法回路已经全变了啊。这奇怪的样子,却异常的高效呢。子宫里的像海胆的淫兽 ,还在释放着电。我发现,我阴道里的那些靠吸盘吸附在我阴道上的小虫子,早 已成了我阴道的一部分,融合在肉里,形成了一个个小凸起。啊,这是我的G点 吧?怎么有这么多?全身皮肤都变得特别敏感啊。我看着身体里的虫子,心想, 已经不会有一个是完全是人类的器官了,我还是人类么?

这个梦做了好久啊。当我再次醒来,从铃语就坐在边上,静静的看着我。「 你……没事吧?」从铃语的话中,带有些许疑惑,她很担心我么?「没事啊,只 是又做了一个噩梦。从铃语,现在什么时候了?我们在哪啊?」我问到。从铃语 看着我,像是想抓住点什么,说,「我们在回偏见之水的路上。」「咦?我们收 集够了足够的羽毛和鳞片了么?」我问。「我们早收集够了,而且,我们已经离 开妖精之地整整一天了。」「是么?看来我记不清了。嘛,反正有从铃语呢。从 铃语,我们到哪儿了?」我问。「我们晚上就到达偏见之水了。」「哦,那还挺 快的呀。从铃语,我们走吧。」从铃语没有说话,紧紧的盯着我。我奇怪的看着 她,说:「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么?」从铃语低声说:「没有隐瞒。」「从铃 语,你说什么?我没听清啊。」「没什么,我们走吧。」「嗯,我们走吧。」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xiawuqing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上一篇:下一篇:

相关热词: